老子爽夠了就放過你 他在她身體里不肯退出去 看老子這次不騎瘋你

編輯:女秀才2019-12-29 16:36:57 關鍵字:123
老子爽夠了就放過你 他在她身體里不肯退出去 看老子這次不騎瘋你
老劉的聽診器都在李悅身上挪了幾次,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,李悅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:“劉大爺……還沒好嗎?”

  “小悅啊,你這怕是得了性病,搞不好會要人命的,傳出去也不好聽吶。”老劉皺著眉頭,一臉為李悅考慮的模樣,大著膽子說這違心的話。

  看著劉大爺緊張又嚴肅的表情,李悅一下慌了神,連忙抓住老劉的手。

  “劉大爺,性病……性病能治吧?我才十八歲,我,我還沒有談過戀愛,我……”

  李悅一下子慌了神,抓著老劉的手又滑又嫩,老劉心里樂開了花,沒想到李悅被一嚇變得這么主動。

  老劉知道自己欺騙李悅是不對的,自己還是個長輩,但是在牢里這么多年,一直沒碰過女人了,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,他生病了不要緊,但是這里七大姑八大姨還指著他看病呢。

  老劉自己在心里說服自己,決定不放過李悅,于是神情變得更加嚴肅。

  “唉,這鎮上是發展起來了,但是你這騎著車到處跑,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,本來還不是很嚴重的,但是你拖了一個月,這時間長了難免會癢得難受。”

  本來李悅就不太明白,現在經過老劉這樣一說她自己也覺得老劉說的有道理,現在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。

  “劉大爺,你可得救救我,你醫術高明,你一定有辦法的,求求你救救我吧。”

  她一直沒敢跟家里人說這些事,現在跟老劉一股腦全說了,仿佛看到救命稻草,抓著老劉的手不敢松開。

  “哎喲,剛剛我也是聽你講的,猜了個大概而已,這種病還是要看看具體情況才能下定論,到屋里去,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,大爺給你好好瞧瞧。”老劉拍拍抓著他的手,看李悅著急的模樣,安慰著哄道。

  聽見劉大爺的話,像是有了主心骨,聽話的點點頭,躺到了病床上。

  看到李悅聽話的動作,他深呼吸后,決定當一次惡人,大著膽子來到病床前,將手伸向李悅的褲子。

  “劉大爺?你這是?”李悅雖然緊張,但是看著老劉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抓住。

  現在,老劉滿腦子都是小姑娘的身體,一張老臉變得和藹可親,哄著她道:“大爺給你看病,這褲子不脫怎么看?”

  李悅猶豫了,她雖然不懂,但是她媽跟她說過,女孩子的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。

  可是,她現在生病了,劉大爺是醫生,應該可以吧。

  “那,那我自己來吧。”李悅有些害羞,小臉比剛才還要紅,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,能不害羞嗎?

  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,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,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,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,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,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。

  “這,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?”李悅將頭偏向一邊,抿著唇,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,余光看著老劉。

 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,好奇怪,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,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。

  “可以,可以看病了。”老劉吞咽了口唾沫,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,隨后他慢慢湊過去。

  “啊,不要,大爺,不要碰啦,那個地方好臟哦。”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,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,有些微微的顫抖,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。

  “我媽跟我說,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,運氣不好。”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,一臉的糾結,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,于是好心提醒道。

 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,心里有些愉悅,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,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:“你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,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,我啊啥都不在乎。”

  話音剛落,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,以看病為由,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,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,身體快要炸開了。

 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,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,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,老劉一點都不怕,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,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,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,方便老劉看病。

  “劉大爺,我還有救吧?”她覺得很奇怪,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,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,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,她都想要叫出聲了。

 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,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,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,可他又忍不住,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。

  “有救,肯定有救,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,沒事咱們慢慢來,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。”



 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,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,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。

  “大爺你說,我都信。”還好有救,李悅心里松了口氣。

 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,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,只想好好的泄泄火,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,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,腦子可是正常的,就算想要忽悠她,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,而且必須毫無破綻。

  “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,你就感覺到不舒服,對嗎?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,只能用東西,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,這樣你的病就好了。”

  “這東西我倒是有,但是……”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,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。

  “但是什么?很貴嗎,要多少錢?”李悅細眉一蹙,有些擔憂。

  “你這是說的什么話,給你給小姑娘看病,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?”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,直接對著李悅說道,“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,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,大爺怕你不能接受,所以……”

  還好不是因為錢,可是,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,如果加以按摩,那她還不得害羞死,這可怎么是好。

 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,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,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,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,“我沒事,可以的,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,你不要介意才好。”

 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,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。

  “既然這樣,大爺去拿藥。”看到李悅直接脫光,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,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,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,順手將門關上。

  心里尋思,這小姑娘就是好騙,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,不怕她不上鉤。

  回到病床邊,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,將手伸了過去。
標簽:
相關文章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
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
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“曉慧啊,你和金寶下午在地里也干了活,出了一身汗,待會一[詳情]

別喊,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

別喊,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

柳玉倩蹲下的瞬間,從露出的口子處可以看到蕾絲花邊以及一道極其有人的大白溝,里面的蕾絲只能遮住豐滿又白皙的二分之一渾[詳情]

打開腿我想嘗嘗你的味道 我這回一定讓你舒服的飛起

打開腿我想嘗嘗你的味道 我這回一定讓你舒服的飛起

“真大啊,沒有東西托著還這么挺,要是讓我抓,我的一只手都不一定抓的過來。”   老李嘴上流著哈喇子,眼睛緊緊[詳情]

看著趴在桌子上高高撅起臀部的蘇老師 寶貝 知道你下面有多濕嗎

看著趴在桌子上高高撅起臀部的蘇老師 寶貝 知道你下面有多濕嗎

周銳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桃花源展現在自己面前,激動的內心都要燃燒起來,恨不得現在就要把“小老哥“放出來,不過[詳情]

我不進去,我就在外面蹭蹭 他說蹭蹭但突然進去了

我不進去,我就在外面蹭蹭 他說蹭蹭但突然進去了

蘇冷韻鼓起勇氣,爬上樓,剛打開門一進入,就被人從后面緊緊抱住,一股充滿著青春荷爾蒙的氣息撲面而來,讓蘇冷韻喘不過氣。  [詳情]

五月天高清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