寶貝再塞一個珠子 張醫生,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

編輯:女秀才2019-12-28 16:51:42 關鍵字:666
寶貝再塞一個珠子 張醫生,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
 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,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,可是幾天下來,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,醒來后,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,而且濕漉漉的。

  望著有些嬌羞,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,老張不免心動了。

 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,今年不到二十歲,還是個黃花大閨女,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。

 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,但是村長眼光高,看不上。

 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,平時借著看病的機會,看過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。

 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,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。

 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,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。

  他一眼就看出來,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,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,想男人了。

  “這里癢嗎,還是這里?”

 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,為了方便,他把門關上了,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,很滑膩,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。

  “哎呀,就是這里,好癢的,張醫生,怎么辦才好。”

 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,本來兩腿間就癢,讓老張的手碰了碰,好像更癢了,連忙夾緊兩腿。

 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,信息不發達,即便是村長的女兒,也沒讀什么書,全都是靠種地為生。

 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,很多不懂男女之事。

 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,樂得其所。

  “你最近做夢,是不是有什么東西碰你的腿還有胸部?”

  老張一本正經的,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。

  她發育的真好,皮膚又很白嫩,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,讓人想要親幾口。

  “哎呀,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,你咋知道的呀?”

  莫曉梅很吃驚,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,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,但是,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,現在聽老張這樣說,和夢里對上了,忽然變得欣喜,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。

  “還有什么,你要如實告訴我。”老張暗暗好笑,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?

 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,什么女人沒見識過。

 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,他就很難熬了,身體很硬朗,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,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。

 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,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,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,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。

  “那個,不好意思說嘛。”莫曉梅咬了咬紅唇,想起兩腿間的癢處,感到很害羞。

  老張當然明白了,就說道:“你把手給我看看。”

  “干啥?我媽說,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。”莫曉梅有點嬌羞,雖然沒什么學問,但是也知道,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。

  “看病呢,給你檢查啊,你亂想什么呢?你媽能干,你讓她給你止癢,別來找我。”老張故意嚇唬她,板著臉假裝生氣。

  “別,別呀,是我想多了,給。”

  莫曉梅急了,連忙把手遞過去。

  老張暗暗高興,小丫頭,還搞不定你了?

  他一把抓住了,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。

  年輕就是好啊,多光滑多粉嫩,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,握著少女的手,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,青春煥發。

  “那個,張醫生,檢查出來了嗎?”

 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,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,俏臉紅撲撲的。

  “只能初步確定,那個,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。”

  老張瞇著眼,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,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。



  “還要咋檢查?”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。

 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胸脯,吞了吞口水,她穿的嚴實,看不見乳溝,但是可以想象到,是多么的粉嫩雪白,握在手里,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  “我問你,你這里是不是很漲?”老張指著她的胸脯。

 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,睜大了杏眼,連忙點頭。

  “你簡直神了呀,這你都知道呀,我真是找對人了。”

  此刻,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。

  “那當然了,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,我還能看走眼,你要想好起來,得讓我檢查胸部。”

 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,可是他實在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。

  “啊,這里,要脫了衣服看嗎?”莫曉梅感到羞澀,很難為情。

  “那當然了,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?”老張故作生氣。

  “不,不好吧,我娘說,這里,只能給未來丈夫看,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。”莫曉梅驚慌失措。

 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,立刻一瞪眼,氣惱的說道:“我實話告訴你,你這個病很嚴重,不給我檢查那里,你會疼死癢死的,算了算了,你走吧,免得你胡思亂想,我要睡覺了。”

 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,一聽那話嚇壞了,連忙搖頭。

  “別,我,我可不想死,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。”

  “你回去找你娘去,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,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,我給你說半天,沒收你錢呢。”老張扭過頭去。

  “啊,不要,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,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。”

 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,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,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。

  很快,她上身只剩下一個裹胸布,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。

 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,果然,比想象的還要好看。

  他的手有點發抖,伸過去摸,隔著裹胸布,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。

 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,非常的銷魂。

  她紅著臉,閉著眼,嬌羞的不行。

  “那個,張醫生呀,檢查好了嗎?”

  被老張揉著胸脯,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。

  “沒有呢,你現在什么感覺?”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,盯著莫曉梅的胸,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。

  “我,我覺得更癢了,好難受呢,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。”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,是第一次,所以根本無法形容,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,那里好像又濕了。
標簽:
相關文章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
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
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“曉慧啊,你和金寶下午在地里也干了活,出了一身汗,待會一[詳情]

別喊,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

別喊,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

柳玉倩蹲下的瞬間,從露出的口子處可以看到蕾絲花邊以及一道極其有人的大白溝,里面的蕾絲只能遮住豐滿又白皙的二分之一渾[詳情]

打開腿我想嘗嘗你的味道 我這回一定讓你舒服的飛起

打開腿我想嘗嘗你的味道 我這回一定讓你舒服的飛起

“真大啊,沒有東西托著還這么挺,要是讓我抓,我的一只手都不一定抓的過來。”   老李嘴上流著哈喇子,眼睛緊緊[詳情]

看著趴在桌子上高高撅起臀部的蘇老師 寶貝 知道你下面有多濕嗎

看著趴在桌子上高高撅起臀部的蘇老師 寶貝 知道你下面有多濕嗎

周銳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桃花源展現在自己面前,激動的內心都要燃燒起來,恨不得現在就要把“小老哥“放出來,不過[詳情]

我不進去,我就在外面蹭蹭 他說蹭蹭但突然進去了

我不進去,我就在外面蹭蹭 他說蹭蹭但突然進去了

蘇冷韻鼓起勇氣,爬上樓,剛打開門一進入,就被人從后面緊緊抱住,一股充滿著青春荷爾蒙的氣息撲面而來,讓蘇冷韻喘不過氣。  [詳情]

五月天高清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