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著她的腰瘋狂的撞擊悶哼 老公,我想要你狠狠地愛我……

編輯:女秀才2019-12-28 11:53:48 關鍵字:777
按著她的腰瘋狂的撞擊悶哼 老公,我想要你狠狠地愛我……

  “你可真搔啊,竟然想讓的女婿干你!”

  也許是岳父腦補出那個畫面了,他突然叫喊道:“啊……不行了,我要出來了!”

  “老公,別急,我還沒……”

  話還沒說完,岳父下身一哆嗦,億萬的子孫后代噴涌而出,那白濁從岳母的那處流了出來。

  而他的那話兒,軟塌塌的褪了出來,還大喘粗氣。

  “老公,人家還要嘛!”

  她用小嘴吸吮著岳父的話兒,只可惜,那軟塌塌的話兒沒有半點反應,就像一個病死了的蠶

  寶寶,我也是才知道,岳父可能是早泄了,岳母可能這輩子都沒法快樂了。

  “雯雯,我這兩天可能是累了……要不,下次吧!”

  岳父有點歉意,背過身去,蓋上被子,準備睡覺了。

  她的眼神中閃過一抹幽怨,正朝著外邊的浴室走來,她的身子距離我越來越近,一時間,讓

  我有些慌亂,我不舍得看完這一眼,回到了我的房間,也不知她發現我了沒有。

  我沒想到岳父居然這么不行,有這么漂亮的老婆,卻沒精力玩,你可真是暴殄天物??!

  浴室里傳來“嘩啦啦”的水聲,我再一次的忍不住走了出去。

  巧了,浴室的門也沒鎖,還有一道縫隙。

  她一定認為我不在家,所以也就無所顧忌。

  但是,她哪里知道,她親愛的女婿正在外面偷窺她。

  浴室里,晶瑩的水珠落在她奶白的身子上,尤其是她打沐浴液的時候,匈前的兩團一顫一顫

  的,簡直就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,當蓮噴頭觸及到她的那處時,只見她輕哼一聲:“嗯哼……老

  公,人家還想要……”

  下一秒,不為人知的一幕出現了,岳母從她的化妝包里取出了一個橡膠棍子,那形狀和男人

  的話兒無異,大概二十厘米長,上面還有清晰可見的螺紋,就好像青筋暴起的話兒。

  “嗯哼……老公,好爽啊……”

  只見那橡膠棍子毫無阻滯的進了她的那處,每一次的進入,都會讓她發出絲絲的滿足感。

  真是苦了她了,岳父身子不行,每次結束之后,她還要自己撫慰自己,真可憐。

  這一刻,我的話兒幾乎要頂破褲子出來了。

  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當時就把褲子解開,話兒出來的那一刻,顯得很猙獰,青筋暴起,比她

  手里的橡膠棍子還要大,還要粗,尤其是硬度,就仿佛鐵匠鋪里燒紅了的鐵棍。

  眼看著岳母在里面撫慰那處,那誘人的場面簡直刺激著我的性感官。

  我加快套弄,而岳母也在里面瘋狂撫慰,我們這一對癡男怨女竟然在這一刻火力全開。

  我喜歡在打飛機的時候閉眼睛意癮,腦海里全是她被岳父壓在身下狠干時,那一道道的銷魂

  聲,那被壓迫的匈脯顫動時的跳躍感,那小巧玲瓏的舌頭正在吸吮著岳父的話兒……

  一幕幕的情景浮現在我的腦海里,下一刻,我的白濁控制不住的迸發出來。

  這時,岳母剛好披著浴巾出來,迸發出的白濁剛好噴灑在她粉嫩的大腿上……

  “啊……好燙!”

  我睜開眼睛,當看到岳母那驚訝的表情,我又是一慌:“媽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  “好大??!”



  這時,岳母竟然好奇的伸手摸了過來……

  777

  “對不起,媽,我……我還有事,先回去了!”

  眼睜睜的看著岳母要開這種倫理的玩笑,我急忙跑開了,哪怕我再畜生,也不能給岳父戴綠帽子??!

  回到房間,我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睡,想到岳母那白花花的嬌軀,我承認,我越發的克制不住自己的沖動。

  一直到下半夜兩點,我依舊還是清醒的。

  可是就在這時候,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,緊接著,門被推開了。

  借著皎潔的月光,我看清來人,竟然是岳母。

  最令人詫異的是,她竟然一絲不掛,白花花的身子給了我足夠的刺激,我胯下的話兒已經是硬邦邦的了。

  看到岳母這樣子進來,我腦袋嗡嗡的。

  她看起來迷迷糊糊的,應該是剛上完廁所,走錯了房間,如果我現在叫醒她,那肯定極為尷尬,以后我可就不知道該怎么面對我俏麗的岳母了。

  我不敢動,只是呼吸有些急促,眼看著她躺在我旁邊,只要我翻個身,就能把這個美人占有。

  胯下的話兒越發的堅硬,同時,心里也在打鼓,我現在上了她,那頂多就是個畜生,我要是不上她,那可就連畜生都不如了??!

  老婆這次出差已經有一個月了,說實話,我憋得慌,現在那根燒火棍已經腫的紅彤彤的了。

  可她是我岳母,我得克制欲望,這事要是傳出去,我和老婆肯定要離婚。

  正當我心里做著掙扎的時候,岳母突然一翻身,小手伸到了我的雙腿之間,隔著那薄薄的內褲撫摸著我的話兒,迷迷糊糊間,還沖我耳邊輕吐一口氣:“老公……”

  她把我當成岳父了,這么說的話,我可以趁著她還不清醒的時候占有她。

  我不動,不代表岳母也不動,她竟然摟住了我的腰,那兩團避免華還要軟的肉團正壓在我的身上,只見她的身子下移,竟然把我的內褲給褪了下來。

  我的話兒很硬,很挺,像一根旗桿立在那里。

  下一刻,一只溫潤的小手就包裹在了話兒頂端,幾滴晶瑩的淚珠從話兒頂端冒了出來,它應該和我一樣,很爽吧?

  “老公……我好洋,想要你的棒棒……”

  她的眼睛依舊是閉著的,借著月光,我發現她更美了。

  她溫潤的小手正擼動這我粗壯的話兒,手指時不時的捋過棒頭,時不時的在那道楞兒上摩擦,又時不時的搓動著下面的兩顆蛋蛋,那力道很輕柔,好像很愛護它,就像她平時工作時安撫小朋友一樣。

  隨著她的玉手不斷地撫摸,我的話兒已經硬到了極點,又粗又大,好像個搟面杖。

  她瘋狂的舉動讓我失去了理智,我剛要翻身壓住她,卻不成想,她竟然跨在了我的腿上,一只玉手在我的身上撫摸,而另一只手卻愛不釋手的玩著我的話兒。

  “老公,我想要你狠狠地愛我……”

  她突然爬到了我身上,那兩個肉團緊緊地貼合在我身上,櫻桃小嘴在我的臉上親吻。

  我的心里狂跳,岳父真幸福,難道她們每晚都是這么做的嗎?

  岳母的嘴唇很軟,我激勵的配合她,舌頭在她的口腔里攪動,沒有異味,反而還有一點點薄荷的甜味,我拼命地汲取她口腔里的唾液,甚至還發出了“嘖嘖”聲。

  以前,我很老實,生命力只有老婆一個女人,可是現在,岳母如此挑逗我,讓我有一種想*了她的沖動。

  “唔……老公……你把人家嘴都親麻了……不過,我喜歡這種感覺……”

  岳母喘了口粗氣,本以為她就這么放棄了,誰知,她根本沒親夠,她又把小嘴貼了上來,這回她更加主動了,一根靈巧的舌頭正伸進我的口腔,汲取著我的唾液。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的手慢慢試探,抱住了這夢寐以求的肉軀。

  岳母玉體伏在我身上,觸感很貼切,她的呼吸越來越急躁,竟然在我耳邊呢喃道:“老公……艸我……”
標簽:
相關文章
男朋友說腿打開一點,一夜六次疼到讓你下不了床

男朋友說腿打開一點,一夜六次疼到讓你下不了床

男朋友說腿打開一點,一夜六次疼到讓你下不了床冰藍色水手裙下,渾圓翹臀展露。吳寶庫下意識吞了吞口水。她本以為王瑤瑤的[詳情]

床笫之歡描述細致的小說文段:慢慢頂破還是一次進去

床笫之歡描述細致的小說文段:慢慢頂破還是一次進去

床笫之歡描述細致的小說文段:慢慢頂破還是一次進去“師傅,您現在有時間嗎?我爹還在家等著呢。”孫妍起身,擦了擦[詳情]

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薦:下面都已經濕成這樣,對著那修長大腿就親了過去

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薦:下面都已經濕成這樣,對著那修長大腿就親了過去

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薦:下面都已經濕成這樣,對著那修長大腿就親了過去王瑤瑤身子一激靈,顯然也沒想到吳寶庫膽子這么大。她[詳情]

寶貝都濕成這樣了還說不要 你下面那張嘴又癢了

寶貝都濕成這樣了還說不要 你下面那張嘴又癢了

寶貝都濕成這樣了還說不要 你下面那張嘴又癢了   孫妍不過一個未經人事的大閨女,哪里經得起吳寶庫這般嫻熟的手法,當時[詳情]

快點快點進來嘛人家要快 討厭,你輕一點,你弄痛我了

快點快點進來嘛人家要快 討厭,你輕一點,你弄痛我了

快點快點進來嘛人家要快 討厭,你輕一點,你弄痛我了   吳寶庫眼里的目光,閃過一絲愉悅的舒暢,這小手的力度,簡直讓他沸騰[詳情]


Warning: include_once(baidu_js_push.php): failed to open stream: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/www/wwwroot/www.14qf.com/e/data/tmp/tempnews1_all.php on line 460

Warning: include_once(): Failed opening 'baidu_js_push.php' for inclusion (include_path='.:/www/server/php/54/lib/php') in /www/wwwroot/www.14qf.com/e/data/tmp/tempnews1_all.php on line 460
五月天高清中文字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