來嘛再用力一點重一點 迸發出的白濁剛好噴灑在她粉嫩的大腿上…

編輯:女秀才2019-12-28 11:39:18 關鍵字:777
來嘛再用力一點重一點 迸發出的白濁剛好噴灑在她粉嫩的大腿上…
  一看到里面的情景,我的呼吸變的急促起來。

  岳母竟然一絲不掛,白嫩的嬌軀晃得我有些眼花,尤其是那挺翹又十分巨大的匈部,簡直把我給看的燥熱難忍,下面的話兒把褲襠頂的老高。

  那性感的軀體就這樣展現在我的眼前,她的腦袋正在岳父的兩腿之間,小嘴一張,舌頭正卷在岳父的話兒上,那種觸感,我能想象的到,一定很溫潤,被她嫩肉包裹的感覺,一定爽死了。

  讓我吃驚的是,她一邊舔著,還一邊用手編織岳父的毛發,真是心靈手巧。

  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看到岳母的嬌軀,給我的心觸動蠻大的。

  想不到平時端莊賢惠的岳母,現在竟然這么搔,如果她現在含的是我,那該多好??!

  我現在滿腦子都是她那白花花的肉體,她半跪在床上,那懸在空中的美乳,正隨著她的身軀晃動。

  很快,岳父似乎有點受不了了,他的呼吸越發急促起來。

  岳母的口技似乎受過訓練一樣,短短一會兒的功夫,她吞,舔,纏,饒,摩擦,這香艷的場面,簡直讓我的話兒暴漲到極點,真的很久沒有這么硬過了。

  “老公,我舔的爽嗎?你看我的小嘴唇正親著你的硬家伙呢!”岳母的嘴角滲出了口水,嘴上的動作越發的懸殊,尤其是岳父的話兒,把她的腮幫子頂的鼓鼓的,就像含了一根棒棒糖似的。

  我已經開始嫉妒岳父了,憑什么他就能夠單獨享用這么美艷的岳母。

  我睜大眼睛瞧著他們的活春宮,生怕漏掉一個爽點。

  她的腦袋一上一下的套弄這,每次都把岳父的話兒深喉,吐出來的時候,還粘連著屬于她的口水,

  含了一會兒之后,她騎在岳父肚皮上,笑道:“老公,快干人家,你看搔水都流出來了!”

  岳父明顯猶豫了一下,還笑道:“這個時間,華子快回來了,要不……”

  “我不管,我想要了,快干我!”

  說著,她扶住了岳父的話兒,緩緩地坐了下去……

  一坐下來,她就拼命地上下運動,一對豪乳上下顫動,晃得我有點頭暈眼花。

  我沒想到,平時那么端莊如淑女的岳母,在床上竟然是這么一副搔樣子,我的褲子很緊繃,

  話兒赫然已經有些發紅,顯得十分猙獰。

  也許是兩人的動作太猛烈,只見岳父的話兒從她那濃密的毛發間滑了出來。

  “小鳥兒乖,快回來給姐姐的搔洞洞止洋!”

  別說,岳母倒是保持她一貫愛開玩笑的性格,對待岳父的話兒像對待小寶寶一樣,哄著她進洞,不愧是幼師,平時一定沒少用這個語氣哄孩子吧?

  如此近距離的看著她搔浪的樣子,我渾身都是浴火,恨不得馬上沖進去。

  “老公,用力……雯雯的搔洞洞好洋……用力,搔雯雯馬上就要尿出來了……”岳母一聲聲的嬌吟,嬌軀被岳父訂的亂顫,臉上也布滿了細汗……

  岳父還算有點理智,他顧及我的感受,所以提醒道:“你小點聲,萬一華子看到你這么搔,

  以后你還怎么見人?”。

  “那……那就讓他一起,讓他也插進搔雯雯的洞里……”

  “啥?”

  聽到這話,我有點兒傻眼了……。777

  “你可真搔啊,竟然想讓的女婿干你!”

  也許是岳父腦補出那個畫面了,他突然叫喊道:“啊……不行了,我要出來了!”

  “老公,別急,我還沒……”

  話還沒說完,岳父下身一哆嗦,億萬的子孫后代噴涌而出,那白濁從岳母的那處流了出來。

  而他的那話兒,軟塌塌的褪了出來,還大喘粗氣。

  “老公,人家還要嘛!”

  她用小嘴吸吮著岳父的話兒,只可惜,那軟塌塌的話兒沒有半點反應,就像一個病死了的蠶

  寶寶,我也是才知道,岳父可能是早泄了,岳母可能這輩子都沒法快樂了。

  “雯雯,我這兩天可能是累了……要不,下次吧!”

  岳父有點歉意,背過身去,蓋上被子,準備睡覺了。

  她的眼神中閃過一抹幽怨,正朝著外邊的浴室走來,她的身子距離我越來越近,一時間,讓

  我有些慌亂,我不舍得看完這一眼,回到了我的房間,也不知她發現我了沒有。

  我沒想到岳父居然這么不行,有這么漂亮的老婆,卻沒精力玩,你可真是暴殄天物??!

  浴室里傳來“嘩啦啦”的水聲,我再一次的忍不住走了出去。

  巧了,浴室的門也沒鎖,還有一道縫隙。

  她一定認為我不在家,所以也就無所顧忌。

  但是,她哪里知道,她親愛的女婿正在外面偷窺她。

  浴室里,晶瑩的水珠落在她奶白的身子上,尤其是她打沐浴液的時候,匈前的兩團一顫一顫

  的,簡直就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,當蓮噴頭觸及到她的那處時,只見她輕哼一聲:“嗯哼……老

  公,人家還想要……”



  下一秒,不為人知的一幕出現了,岳母從她的化妝包里取出了一個橡膠棍子,那形狀和男人

  的話兒無異,大概二十厘米長,上面還有清晰可見的螺紋,就好像青筋暴起的話兒。

  “嗯哼……老公,好爽啊……”

  只見那橡膠棍子毫無阻滯的進了她的那處,每一次的進入,都會讓她發出絲絲的滿足感。

  真是苦了她了,岳父身子不行,每次結束之后,她還要自己撫慰自己,真可憐。

  這一刻,我的話兒幾乎要頂破褲子出來了。

  管不了那么多了,我當時就把褲子解開,話兒出來的那一刻,顯得很猙獰,青筋暴起,比她

  手里的橡膠棍子還要大,還要粗,尤其是硬度,就仿佛鐵匠鋪里燒紅了的鐵棍。

  眼看著岳母在里面撫慰那處,那誘人的場面簡直刺激著我的性感官。

  我加快套弄,而岳母也在里面瘋狂撫慰,我們這一對癡男怨女竟然在這一刻火力全開。

  我喜歡在打飛機的時候閉眼睛意癮,腦海里全是她被岳父壓在身下狠干時,那一道道的銷魂

  聲,那被壓迫的匈脯顫動時的跳躍感,那小巧玲瓏的舌頭正在吸吮著岳父的話兒……

  一幕幕的情景浮現在我的腦海里,下一刻,我的白濁控制不住的迸發出來。

  這時,岳母剛好披著浴巾出來,迸發出的白濁剛好噴灑在她粉嫩的大腿上……

  “啊……好燙!”

  我睜開眼睛,當看到岳母那驚訝的表情,我又是一慌:“媽,我不是故意的,我……”

  “好大??!”

  這時,岳母竟然好奇的伸手摸了過來……

  777

  “對不起,媽,我……我還有事,先回去了!”

  眼睜睜的看著岳母要開這種倫理的玩笑,我急忙跑開了,哪怕我再畜生,也不能給岳父戴綠帽子??!

  回到房間,我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睡,想到岳母那白花花的嬌軀,我承認,我越發的克制不住自己的沖動。

  一直到下半夜兩點,我依舊還是清醒的。

  可是就在這時候,門外傳來了一陣腳步聲,緊接著,門被推開了。

  借著皎潔的月光,我看清來人,竟然是岳母。

  最令人詫異的是,她竟然一絲不掛,白花花的身子給了我足夠的刺激,我胯下的話兒已經是硬邦邦的了。

  看到岳母這樣子進來,我腦袋嗡嗡的。

  她看起來迷迷糊糊的,應該是剛上完廁所,走錯了房間,如果我現在叫醒她,那肯定極為尷尬,以后我可就不知道該怎么面對我俏麗的岳母了。

  我不敢動,只是呼吸有些急促,眼看著她躺在我旁邊,只要我翻個身,就能把這個美人占有。

  胯下的話兒越發的堅硬,同時,心里也在打鼓,我現在上了她,那頂多就是個畜生,我要是不上她,那可就連畜生都不如了??!

  老婆這次出差已經有一個月了,說實話,我憋得慌,現在那根燒火棍已經腫的紅彤彤的了。

  可她是我岳母,我得克制欲望,這事要是傳出去,我和老婆肯定要離婚。

  正當我心里做著掙扎的時候,岳母突然一翻身,小手伸到了我的雙腿之間,隔著那薄薄的內褲撫摸著我的話兒,迷迷糊糊間,還沖我耳邊輕吐一口氣:“老公……”

  她把我當成岳父了,這么說的話,我可以趁著她還不清醒的時候占有她。

  我不動,不代表岳母也不動,她竟然摟住了我的腰,那兩團避免華還要軟的肉團正壓在我的身上,只見她的身子下移,竟然把我的內褲給褪了下來。

  我的話兒很硬,很挺,像一根旗桿立在那里。

  下一刻,一只溫潤的小手就包裹在了話兒頂端,幾滴晶瑩的淚珠從話兒頂端冒了出來,它應該和我一樣,很爽吧?

  “老公……我好洋,想要你的棒棒……”

  她的眼睛依舊是閉著的,借著月光,我發現她更美了。

  她溫潤的小手正擼動這我粗壯的話兒,手指時不時的捋過棒頭,時不時的在那道楞兒上摩擦,又時不時的搓動著下面的兩顆蛋蛋,那力道很輕柔,好像很愛護它,就像她平時工作時安撫小朋友一樣。

  隨著她的玉手不斷地撫摸,我的話兒已經硬到了極點,又粗又大,好像個搟面杖。

  她瘋狂的舉動讓我失去了理智,我剛要翻身壓住她,卻不成想,她竟然跨在了我的腿上,一只玉手在我的身上撫摸,而另一只手卻愛不釋手的玩著我的話兒。

  “老公,我想要你狠狠地愛我……”
標簽:
相關文章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
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

女人一旦嘗到了那滋味,就回不了頭,稠膩的汁液順著柱身往下淌“曉慧啊,你和金寶下午在地里也干了活,出了一身汗,待會一[詳情]

別喊,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

別喊,我慢慢舔就不疼了 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

柳玉倩蹲下的瞬間,從露出的口子處可以看到蕾絲花邊以及一道極其有人的大白溝,里面的蕾絲只能遮住豐滿又白皙的二分之一渾[詳情]

打開腿我想嘗嘗你的味道 我這回一定讓你舒服的飛起

打開腿我想嘗嘗你的味道 我這回一定讓你舒服的飛起

“真大啊,沒有東西托著還這么挺,要是讓我抓,我的一只手都不一定抓的過來。”   老李嘴上流著哈喇子,眼睛緊緊[詳情]

看著趴在桌子上高高撅起臀部的蘇老師 寶貝 知道你下面有多濕嗎

看著趴在桌子上高高撅起臀部的蘇老師 寶貝 知道你下面有多濕嗎

周銳看著自己朝思暮想的桃花源展現在自己面前,激動的內心都要燃燒起來,恨不得現在就要把“小老哥“放出來,不過[詳情]

我不進去,我就在外面蹭蹭 他說蹭蹭但突然進去了

我不進去,我就在外面蹭蹭 他說蹭蹭但突然進去了

蘇冷韻鼓起勇氣,爬上樓,剛打開門一進入,就被人從后面緊緊抱住,一股充滿著青春荷爾蒙的氣息撲面而來,讓蘇冷韻喘不過氣。  [詳情]

五月天高清中文字幕